公平缺席、充斥戾气的生活中,人们怀念金庸笔下侠义纵横的江湖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影视资讯

消逝的武林,金庸之后,谁还能写侠之大者

消逝的武林,金庸之后,谁还能写侠之大者,金庸群侠传online和金庸表哥有过作品,并且在金庸作品集中出现过.

  娱乐新闻网报道,公平缺席、充斥戾气的生活中,人们怀念金庸笔下侠义纵横的江湖,金庸群侠传1是金庸新的作品之一,而金庸武侠电视剧非常经典。

公平缺席、充斥戾气的生活中,人们怀念金庸笔下侠义纵横的江湖

人们怀念金庸笔下侠义纵横的江湖

金庸(本名查良镛)历经家国破碎之痛、年少散父之苦、中年散子之悲,文章憎命达,魑魅喜人过,自古有大才之人,似都命途坎坷,却又胸怀天下。

1938年,日军攻入浙江,13岁的金庸结束了安逸的少年生活,随嘉兴中学南迁丽水。1946年,时局重变,内战全面爆发,炮火连天,二十出头的金庸在东南日报社工作。整个青少年时代,伴随金庸的是家国动荡,时局变迁。家国动荡的经历亦为其日后书写宏大的历史小说刻下烙印。

1951 年金庸的父亲查树勋作为反动地主被枪毙,行刑的场地,正是他自己兴办的小学操场。这也正是为何金庸笔下的杨过、乔峰、张无忌开场时都没有父亲。1976年,金庸身在美国的儿子査传侠自杀身亡。

一切悲愤铸就金庸波澜不惊的笔锋,比起古龙的慷慨豪迈,来去如风,金庸更显洞察人情,凝练沉稳。古龙写侠入木三分,金庸写人力透纸背。

金庸笔下,英雄众多却大都身世悲凉,又有一颗匡扶天下之心。武侠小说在金庸的笔下从一个不被主流文化认同的街边读物,走入文化殿堂,于此恐怕不无关系。

《射雕英雄传》写靖康之耻,郭靖在大漠中艰辛长大,随后中原结识黄蓉,患难与共,产生不悔爱情,却最终守卫襄阳而放弃桃花岛,以大业为重,以百姓为念,助国抗击蒙古军入侵。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武侠梦,江湖再无金大侠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武侠梦,江湖再无金大侠,也有了现在的网游之金庸奇侠传,金庸无双2和更多的金庸群侠传5修改器.

经历过抗战的人或许不难理解这种家国情怀,日寇侵华,举国同悲,多少仁人义士放弃天伦之乐,选择共赴国难。

两千年来苍生太苦,他们自身力量太过卑微,对外需抗击敌寇,对内常被豪强欺压,是以战国以来常有刺客、侠士,既为知己者赴死,亦为贫弱者伸张。《雪山飞狐》中凤天南将钟阿四一家害得家破人亡,胡斐为了几个素不相识的平民,千里迢迢追击凤天南而无谓生死。

在过去发生的毒疫苗、假酒、强拆、民工欠薪等事件中,民众都属于弱势群体,维权无力。现实生活中人民渴望侠士,盼来的却总是失望,他们常希望自己能成为金庸笔下那样的英雄,路遇不平事,拔刀扶正义。儒以文乱法、侠以武犯禁,而今再无儒生与侠士。

怀念金庸亦是怀念乱世中的侠义肝胆,社会缺乏公平正义,普罗大众都希望有个侠士能出手力挽狂澜。

随着社会的发展,教育、医疗、养老成为三辆马车压在普罗大众身上。尤其教育几乎成了能否让自己的后代步入上流阶层的唯一希望。北京的地铁充满戾气,拥挤与长时间的通勤让人们失去笑容。众生从全国各地跑到北京,希望能打破越发固化的阶层,希望自己不至于永远如浮萍苟活于世。人们为生计奔忙的同时,总希望能像金庸笔下的主人公一样,草根变大侠。

杨过、张无忌、令狐冲,出场时都只会些花拳绣腿,经过不断努力或是各种机遇,终成一代大侠。这或许也是所有不甘现状,渴望通过打拼,通过机遇改变自己人生的普罗大众所向往的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只是金庸笔下的江湖,意气风发,有狭义纵横,有肝胆相照。面对现世的拜金,面对生活的重压,现在的江湖显得有些单调乏味。国家统计局在2018年2月发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显示,2017年,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5974元,中位数是22408元,即人均月可支配收入不到两千。面对贫富差距的进一步加大,或许人们怀念金庸,怀念金庸笔下的江湖,也是在怀念那个有侠义的江湖。

他是金庸武侠第一魔,战力碾压张三丰,死后造就两大绝顶高手

他是金庸武侠第一魔,战力碾压张三丰,死后造就两大绝顶高手,金庸的表哥是金庸群侠传的其中人物之一,金庸的小说确实写的不错.